我從小就遺傳了祖母的偏金發色,因這原因班導總是針對我,直到某天我爸去學校做了讓我超爽的事...

我從小就遺傳了祖母的偏金發色,因這原因班導總是針對我,直到某天我爸去學校做了讓我超爽的事...
高中念的是一所蠻嚴格的學校

有發禁對成績也看的很重

好死不死我剛好

遺傳到祖母輩的發色

頭發有點偏金偏淡

所以從入學第一天

班導就以為我偷染發

一直找我碴

事情的引爆點

是有一天班導忍不住

直接打電話到我家

跟我爸說:

我覺得你兒子的發色

會影響學校風氣

讓其他同學學壞

我爸當然有跟她解釋

這是遺傳的沒辦法

沒想到班導居然說

不管怎樣希望我去染黑

我爸當然就快爆氣:

把原本的發色染黑

這才叫染頭發好嗎

然後怒掛電話

從此我跟班導展開了一連串的死斗

因為班導上課真的有夠無聊

而且高一我又很熱衷社團

晚上練習很累

所以白天上課幾乎都在睡覺

然後成績一直是倒數

所以班導一直想藉口

說我會妨礙其他同學念書 讓我退學

然而記了我無數支警告

也打來我家好多次

而我家一直是開放民主的社會

老爸從小就跟我說

不喜歡念書沒關系

成績不是最重要的

不要學壞走歪路就好

然後跟我說被記警告

根本不用理他

說什麼大學會看操行成績

會影響申請大學根本是屁

畢業後誰管你高中被記幾支過

然而我們班導持續打來我家煩我爸

我爸 是某國立X灣大學醫X系

畢業的醫生....

平常工作已經夠累了

還一直被電話騷擾

最後就忍不住跟班導說

別在用這種小事打來煩我了好嗎

電影劇情交代 拖戲拖到最後30分鐘

終於要進入打大魔王的精彩片段

班導一個爆氣 去跟校方投訴

鬧脾氣無論如何希望把我退學

然後跟幾個校方人士

聯絡我爸來辦公室談談我的事

在上班時間把我爸叫過去

他早就老大不爽了

然後談的內容還是他最討厭的

成績至上論

說什麼為了孩子著想

他的成績那麼差

未來成就工作怎樣怎樣

然後把我會讓身旁同學也不想念書

(我上課都在睡覺是要影響別人個毛)

然後開始瞎掰一堆

我成績太差被同學瞧不起

然後同學私下跟班導說

覺得我的智力是不是有問題

跟不愛讀書的同學無法相處之類的鬼話

(我會唱歌跳舞後空翻在班上超受歡迎的好嗎)

最後我爸終於忍不住了

所以成績很重要是嗎

成績好的可以瞧不起成績差的是吧

那在座的各位

我是不是可以瞧不起你們了

你們是不是智商不夠 考不上醫學系

只好委屈去念師院

(在此對師范 教育大學的同學們表示抱歉)

現在你們看好考的上

醫學系的前幾名學生

成績是不是都比當初的你們高

成績比學生還低 還有資格教學生?

最後在場的校方人員都覺得汗顏

然後事情平安落幕

我高二也開始不玩社團

用功念書

最後勉強考上大學

對我來說

活在這成績至上的社會中

改不了 大家根深蒂固的觀念

我們只好勉強做個樣子

拿張學歷 拿個成績

用來堵住 家人 鄰居

親戚 老師 還有面試官的嘴

其實一生中最痛苦最難熬的

最該認真念書的 也就那兩年而已

撐過去就沒事了

痛苦兩年 好過被別人拿成績打壓一輩子

---------更新-------------

我當初只是抱著一股不服氣

想告訴這世界你們錯了

成績跟智商完全無關

只是看你把心力放在哪

所以我們通常會發現

成績好的科目

通常是因為有成就感

自然就會花更多時間在上面

念完大學就會發現

那些原文書

才真的是天書

花了很多時間

真的還不一定看得懂

高中的科目并不難

只要肯花時間一定讀得通

連倒數的我都可以

其他人一定也可以

至於大學根本不會有人在乎你的成績

教授不管你 同學才不鳥你

家長其實也搞不太清楚

大學四年就有很多時間

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如果真的很喜歡學習

那就可以認真念書

去考個研究所 繼續念下去

至於不喜歡念書的我

也可以專心在社團的練習上

培養自己的專業專長

成績就調分勉強有過就好

至少對自己學歷的那張紙負責

還有只需要對自己負責

大學就該是個那麼自由的地方

感謝大家對這篇文章有共鳴

希望我們每個人長大之後

不要成為

當初我們討厭的

只看重成績的大人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改變社會觀念從你我開始

世界會更美好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分享
更多
歡迎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