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次我回家的途中,見到了一位想要跳橋的妹妹,沒想到「我開導她後警察出現一切都變了」...

有次我回家的途中,見到了一位想要跳橋的妹妹,沒想到「我開導她後警察出現一切都變了」...
那位女孩 國中一年級

某一天深夜,學校晚自習結束後

我一如往常搭公車回家

公車噠噠的引擎聲離我遠去

把我丟進最黑的街道里

回家的路途中會經過一座橋

那座橋大約5層樓高

下面是深不見底的水溝

那一晚,我遠遠看見了她

背包置放在欄桿邊,顯得格外沈重

人已坐在斑白的水泥欄桿上啜泣著

我越接近她

那種哭泣聲越在這孤寂的黑夜顯得多麼清楚

我輕輕地點了她的肩膀兩下

「呃,你還好嗎?」她繼續哭著

「先下來好嗎?」我再次打破寧靜

「反正我等等就要跳下去了」鼻音夾雜含糊的回話

聽到這句話

我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

直接右手環抱那位妹妹的肚子

將她拉下欄桿

我倆狼狽地坐在她的書包旁邊

我問「是發生什麼事啊?」

而妹妹的回話讓我的心狠狠一沉

有種被重擊的感覺

妹妹說「為什麼我每天都會被老師打?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今天被她打的時候⋯⋯⋯我很想直接當面問她,但是話還是說不出口」

我轉頭瞄了幾眼妹妹的手腳

「她都打手心跟屁股。」妹妹完全知道我看她的用意

哪一位老師每天打同一位學生?

如果說是家人家暴那還有解釋的余地

但對象是老師

我百思不得其解

女孩的媽媽也是老師

她媽媽還曾經請老師對女孩嚴厲一些

殊不知變成老師霸凌女孩的最佳擋箭牌

導師也請其他科任老師對女孩嚴格一點

造成這種不管是上什麼課

女孩都處在壓力極大的狀態

女孩的罰寫次數總是別人的兩倍

女孩的字沒有特別丑但作業簿總是滿江紅

她每天受著無形的巨大壓力

聊天舒緩妹妹情緒的過程中

聽得出她超齡的成熟

完全超出一個國一生會有的那種

偶爾講到痛處

她又會撕心裂肺的哭喊

雙手狠扯自己的頭發

焦慮與旁徨全寫在臉上

她的眼神很少聚焦

盯著遠處的雙黃線

充滿無限的失望與無力感

突然兩聲簡短的喇叭打斷我們之間沈重的氛圍

警察:「你們在這干嘛?很晚了!」

我起身走向前

邊解釋這位妹妹的狀況

警察突然一個箭步往我這邊沖

我回頭

親眼看見

妹妹翻越欄桿 跌落的瞬間

我馬上沖到欄桿旁邊尖叫

嘶吼那一種

我發瘋似的對著警察大吼

「快一點找人來救她!!!!!拜托!!」

我不敢置信

剛剛愿意對我敞開心房述說情緒的女孩

剛剛我才陪伴她跨過一個人生障礙的女孩

就這麼消失了

我的眼淚用噴的

甚至比她剛剛哭的還更慘

對,我救了一個即將跳橋輕生的女孩

本來可以

我本來可以救一個即將跳橋輕生的女孩。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分享
更多
歡迎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