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歷史上發生過最奇葩的17件奇聞怪事...!

現在的科技相當發達,但是在以前可就不是如此,所以現在有很多時候都可以看到翻案的可能,也就是把以前無解的案重啟調查,但不論如何重啟調查,總是有一些東西是科學無法解釋的,也就變成了懸案,至今為止仍就是無解。

▼迪亞特洛夫事件(The Dyatlov Pass Incident)。

1959年2月2日晚發生在北烏拉爾山脈中9名登山者神秘死亡的離奇事件。由於缺乏目擊者,該事件引起了許多猜測。蘇聯調查專家僅僅推測死亡原因為『強大的未知力量』, 在事故發生後的三年內,該地區被徹底封鎖,禁止任何滑雪者或探險家進入。由於沒有任何幸存者,因此該事件也缺乏具體的時間表。

▼肯塔基肉雨(The Kentucky meat shower)。

1876年,肯塔基的幾座城鎮下起了『肉雨』,像雨點一般的薄片肉從天而降,這個事件被稱為『Kentucky Meat Shower』。

▼鐵面人(The Man in the Iron Mask)。

鐵面人(死於1703年11月)是一個囚犯,在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統治期間,曾在多個監獄被關押過,其中包括巴士底獄。此人的身份目前尚不清楚。因為他的臉隱藏在一副軟絨面具里,從來沒人見到過。而流傳下來的故事里涉及到這副面具時都說是鐵面具。首次有這個囚犯的記載是在1669年,那時一個路易十四的大臣把他轉移安置在皮格納魯監獄,并要求要在監獄長的照看下。

▼辛特凱菲謀殺案(The Hinterkaifeck murders)。

1922年,德國巴伐利亞南部的旺根鎮一個被叫做辛特凱菲的農場里。3月31日,安德烈亞斯·格魯伯他的妻子Cazilia,他們的單身母親女兒維多利亞·加百利及她的兩個孩子,還有他們家的女仆瑪利亞·博姆加特納在一夜之間被神秘的兇手殘忍地殺害。除了瑪利亞和約瑟夫外,所有人被莫名地被引誘到谷倉外,被兇手用鶴嘴鋤擊打致死。兇手人數未知,隨後進入房子又殺死了還在睡夢中的約瑟夫和瑪利亞。

▼夜行者(The Original Night Stalker)。

夜行者這個綽號是媒體賦予他的,因為他是一個身分不明的連環殺手和強奸犯,夜行者在1979年至1986年間從北加州到南加州一共犯下了50起強奸案和12起殺人案,當時犯案地區幾乎集中在卡邁克爾、柑橘高地、蘭喬科爾多瓦等地。

▼嗡嗡聲(The Hum)。

只有2%的人能夠聽到這種噪音,它不停歇的嗡嗡聲足以讓人崩潰。受害者報告了相同的因素:嗡嗡聲只能在室內聽到,它是低沉的隆隆聲,在夜晚可能更響亮,常見於農村地區。一般的Hum噪音受害者的聽力都很正常,當他們離開某一特定區域,這種噪音就消失了。

▼瑪麗・賽勒斯特號(The Mary Celeste)。

瑪麗·賽勒斯特號是一艘前桅橫帆雙桅船。它曾經於1872年在大西洋被人發現全速朝向直布羅陀海峽航行,不過在船上并沒有發現任何人。這些船員的下落衍生出許多猜測,包括酒精中毒與海底地震等推測。瑪麗·賽勒斯特號經常被認為是鬼船的原型。船員消失不見而引發了諸多猜測。

▼DB庫柏(D.B.Cooper)。

D·B·庫帕是給一個臭名昭著的劫機犯的名號。此人於1971年11月24日,攜帶著20萬美元的勒索金,從一架當時正好飛行在美國西北太平洋地區南卡斯卡底某地上空的波音727飛機後面,一躍而出。庫帕從那時開始就從沒被見過,當然也不知道他跳機時是否還生還。1980年,一個八歲大的男孩在哥倫比亞河邊發現了總數為5800美元的面值20美元的鈔票,這些濕透的鈔票是被河水沖刷來到了岸上。鈔票的序列號剛好與庫帕劫機的勒索金一致,這就使得後來追蹤庫帕變得更容易了。庫帕是背著一個降落傘從登機梯後面跳機逃跑。後來航空主管部門對飛機的設計加強了改進措施,防止此類事件再度發生。此外,這個事件促使機場首次安裝了金屬探測儀。

▼Wow!信號(The Wow Signal)。

Wow!訊號是Jerry R. Ehman在1977年8月16日檢測到的一個明顯的窄頻無線電訊號,當時他使用的是《搜尋地外文明計劃》在俄亥俄州立大學的巨耳無線電望遠鏡。這個信號的特徵顯示并非是來自類地行星和太陽系內的信號,并且大耳朵完整且持續觀測了72秒鐘,但是之後再也沒有收到這種訊號,并且當談到SETI的成果時,許多媒體都會聚焦在此一事件上。驚訝於這個訊號與星際訊號天線選單中使用的是如此吻合,Ehman在電腦印表機的報表上圈出了這個訊號,并在旁邊寫上了「Wow!」,而這個注記就成為這個訊號的名稱。

▼塔拉里(Tarrare)。

塔拉里是位法國軍人和藝人,以異乎尋常的飲食習慣聞名。他總是覺得很餓,能夠吃下海量的肉類;父母實在供養不起這個孩子,所以他十幾歲時就離開了家。他與一幫小偷和妓女走遍法國,以招搖撞騙為生。他能吞下軟木塞、石頭、活的動物,以及滿滿一籃蘋果。憑著這樣的「技藝」,塔拉里到達巴黎,成為街頭藝人。亞歷山大·德·博阿爾內將軍打算充分利用塔拉里的「才能」充當法國軍隊信使,先讓他吞下文件,穿過敵軍戰線到達安全地點後再把文件從糞便中拉出來。不幸的是,塔拉里不會說德語,首次上路就被普魯士軍隊所擒,受盡折磨後才回到法國軍隊。

▼雙面麥斯電視信號侵擾事件(The Max Headroom broadcast signal intrusion)。

雙面麥斯電視信號侵擾事件於1987年11月22日在美國伊利諾州的芝加哥發生。這個案件是電視界中被稱為電視信號侵擾的眾多例子之一。當時,侵入者在三個小時內成功中斷了芝加哥兩家電視臺的連線。該事件的侵入者或共犯至今仍未被尋獲。

▼朱恩和詹妮弗・吉本斯(June and Jennifer Gibbons)。

朱恩和詹妮弗·吉本斯,詹妮弗:1963年4月11日-1993年3月,朱恩:1963年4月11日-,是一對生活於英國威爾斯的雙胞胎,她們因為只與自己的直系親屬交流而著名,被稱為「沉默雙胞胎」。她們曾進行小說創作,後因進行犯罪行為被送往布羅德莫精神病院,并在那里度過了14年。

▼通古斯大爆炸(The Tunguska event)。

通古斯大爆炸是1908年6月30日上午7時17分(UTC 零時17分)發生在現今俄羅斯西伯利亞埃文基自治區上空的爆炸事件。爆炸發生於通古斯河附近、貝加爾湖西北方800公里處,北緯60.55度,東經101.57度,當時估計爆炸威力相當於2千萬噸TNT炸藥,超過2,150平方公里內的8千萬棵樹焚毀倒下。

▼蟬3301(Cicada 3301)。

2016年1月5日,一年的沉默過後,代號為「Cicada 3301」(蟬3301,簡稱3301)的神秘網絡解密組織,憑藉一封加密的推文再現江湖。在進入迷宮之前,我們不妨先安利一下「蟬3301」的黑歷史。2012年,「蟬3301」橫空出世。有人猜測,它可能類似於發掘人才的黑客組織。當參與者解開在論壇上發布的謎團以後,一條隱含信息會將其帶到一個TOR(「洋蔥路由」)地址;在指定數量的解密者訪問這個地址以後,該網站就關閉了,只留下一條簡潔扼要的信息:「我們想要的是最好的人才,而不是跟風者。」2012年至今,每年都會有新的謎團問世,它們層層相扣、撲朔迷離;唯有2015年出現空檔。近日,面對3301發起的新挑戰,全球密碼專家再也無法平靜了。

▼綠色的孩子(The green children of Woolpit)。

在十二世紀,英國的Woolpit村,有兩個綠孩子出生在了薩福克,哥哥和妹妹兩個都有綠色的皮膚,即使他們在所有其他方面都很正常。他們說的是一種讓我們難以理解的語言,也拒絕任何人提供食物給他們的人,最終, 他們的皮膚失去了綠色,當他們學習英語之後,他們說他們是從圣馬丁的來的 ,這是一個黑暗的地方,因為太陽永遠升在地平線,他們說 ,他們是幫助他們父親照顧羊群,并且遵循一條河上的光,當他們聽到鐘聲,然後他們來到了Woolpit。

▼伏尼契手稿(The Voynich manuscript)。

伏尼契手稿是一本內容不明的神秘書籍,共240頁,附有插圖,而作者不詳。書中所用字母及語言至今無人能識別,與現代的語言完全搭不上,似乎是中古世紀煉金術士之參考書籍。書名伏尼契來自名為威爾弗雷德·伏尼契的波蘭裔美國人書商,他於1912年在義大利買下此書。2005年,這部書被耶魯大學的貝內克珍本與手稿圖書館收藏,編號MS 408。2011年透過放射性碳定年法檢測出其書成於十五世紀初,估計在1404-1438年間,可信度達95%。這份手稿被發現以來,專業和業余的譯解密碼員,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美頂尖解碼專家,都積極研究它,但是未能破譯出只字片語。一連串的失敗令伏尼契手稿儼然成為密碼術歷史中的「圣杯」。不過,也有不少人認為手稿只不過是個惡作劇——因為書中的符號排列全無意義可言。

▼薩莫頓海灘神秘死亡事件(The Tamam Shud case)。

1948年12月1日,人們在澳大利亞阿德萊德的薩莫頓海灘(Somerton beach)上發現了一具屍體。死者是40來歲體格健壯的中年男子,身著時髦的雙排扣大衣,領帶鞋襪穿戴得一絲不茍,沒有搏斗的跡象,但衣服上所有標簽都已被去掉。一個月後,警方在當地火車站發現死者寄存過一個棕色皮箱,里面衣物的標簽也都被去掉了。至此,沒有任何證據能表明死者的身份。這位神秘的死者并沒有給警方留下什麼線索,除了褲子口袋找到一張小紙條:紙條上印著『Tamam Shud』,波斯語意為『結束』。紙條沿著字母邊緣仔細剪下,來自一本波斯語詩集《魯拜集》2009年,阿德萊德大學的德里克・阿伯特(Derek Abbott)教授帶領他的團隊開始新一輪的調查。他們試圖重新破解密碼,并提出挖出屍體檢測其DNA。研究者在對密碼中字母的出現頻率分析後認為,認為這不像是個無意義的涂鴉。密碼格式與《魯拜集》的四行詩格式相仿,可能采用了『一次一密』的編碼方法。由於密碼長度太短,需利用計算機統計字母頻率與原書比對才能得出確切結論。但那個版本在20世紀60年代就流失了。

至於這些離奇的事件信或不信就是看每個人的想法了,畢竟有些聽起來根本就像唬爛的,卻又有記載,不知道究竟是都市傳說,還是真的有這些事情發生過,至於謎底看來是不可能解開了。趕快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看吧!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分享
更多
歡迎發表意見